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淫魔 榨精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魔 榨精
对主人玛露嘉雷特来说,艾米莉亚是绝对忠诚的,所以她例外给了艾米莉亚每一次的假期——当艾米莉亚不在的时候,ノイエンドルフ城的女僕长的职位就由副女僕长来担任,对于玛露嘉雷特来说,这就意味着饭菜和日常生活的质量将会明显降低。「艾米莉亚,地牢里那些抓来的男人,你去挑个喜欢的带回去吧。”「真,真的可以吗……?」女主人意外的赏赐,让艾米莉亚很是吃惊。在她犹豫是不是该接受的时候,玛露嘉雷特开口了:「没错,好好享受这个充实的假期吧……呵呵」玛露嘉雷特微笑着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只有极其优秀的男性才会成为ノイエンドルフ成所捕猎的对像。对于这意外的赏赐,艾米莉亚心怀感激地选了一个男人,一个年轻的男性——虽然说不上喜欢,只是,总觉得自己对这个男人有点好奇。于是艾米莉亚带着他坐上了回自己领地的马车——当然,那个男人根本不知道等待着他的究竟是什幺。青年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头脑一片混乱。莫名其妙地被抓到ノイエンドルフ城里,然后就像其他人一样,在那冷酷无情的女城主的“游戏”中死去吧。但是,她却把自己从那里救了出来——没错,是那个美丽的女僕。从被关进监狱的时候开始,青年就注意到了这个负责他们饮食的女性。黑色的俄罗斯风连衣裙、白色的连衫围裙、白色的髮饰,无论是仪容还是打扮,都表现出她的女僕的身份。但是,她的身上似乎散发出一种孤寂的气息——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寂寥的感觉,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感觉。「你,到底——」她为什幺要救我?她,究竟是什幺人——无数的疑问在青年的心里盘旋。「……吾名艾米莉亚。初次见面,主人」女僕优雅的低下头,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艾米莉亚……小姐?我的名字是——」一只穿着白色丝质手套的纤手,制止了青年的自我介绍。「——名字什幺的,完全没有必要。您的名字,对我来说什幺意义也没有哦——主人」「……!?」冰冷的声音,在安静的马车中回响。青年觉得一股凉气从背后升起。但是,好像有那幺一瞬间,艾米莉亚周围的气息好像变得柔和起来。「那……那个,我是你的主人吗?」考虑到自己的处境,明显眼前的艾米莉亚才应该是上位者吧。自己完全没有任何能够得到尊敬理由。「除了那样,我不知道怎幺和别人相处——」这幺说着的艾米莉亚,又沈默了下来。「……」于是,青年也只能闭上了嘴巴。两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中。「好,好大的房子啊……」仰望这眼前的宅邸,青年小声的嘀咕着。这是一家大贵族才会居住的超大型豪华宅邸。房子的外观,豪华的让人瞠目结舌。能够住在这样豪华的屋子里,艾米莉亚在魔界的地位也可见一斑。「……没什幺好奇怪的。嘛,主人,请到这边来一下——」青年漫无目的的跟着艾米莉亚走着 。当然了,房子里面也宽阔得令人吃惊 。豪华的装饰品从玄关开始,往前面根本看不到尽头的走廊处延伸——而且,屋子里完全感觉不到有其他人的存在。这里的气氛让人觉得不像是“家”的住宅,而更像是一间閑置的别墅。「艾米莉亚小姐……这里……没有其他人吗?」「这里是魔界, 除了性奴隶之外,不会有其他的人类哦。」艾米莉亚的脸色露出了一丝微笑 。青年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而且啊,我没有家族,也没人和我一起住,连佣人也没有。这个房子,只有我一个人住」「是吗……」宽阔的吓人的房子里面,充斥着寂静得令人恐怖的气氛。完全没有一丝生气,这个宽阔的房子,是个孤独得让人发疯的地方。光是站在玄关这里,也会让人觉得浑身发冷。「好了,请这边走——」青年跟在艾米莉亚后面,在这个安静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走廊上前进。装饰品上都有点髒髒的,家具上也有着一层薄薄的灰尘。「有点髒了呢……啊,对不起」看着和艾米莉亚整洁的形像不符的房子,青年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发现自己说了很没礼貌的话,连忙向艾米莉亚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我每个星期只能回来一次,没有空閑时间来打扫卫生。」「对不起……」青年再次为自己的冒失而道歉。她还是每周一次地回到这个没有任何人的房子。连一个收拾房子的人也没有,宽阔的似乎清理不完的豪宅——「好了,主人,请站在这个房间的中间」青年被带到一间石头做的房间,简直就像监牢一样。儘管阳光从装有铁栅栏的小窗中照进来,可室内仍然一片昏暗。而且旁边放着扫帚、拖把,水桶,吸尘器等扫除用具。简陋的房间和扫除用具的组合,让人感觉非常奇怪。这里,是扫除用具放置处吗……?「中间,是这里……吗?」青年按照艾米莉亚说的那样,站在了房间的中央。这个时候,从天花板上传来了哐啷哐啷的声音。那是两个末端上带有手铐的锁链——「咦……!?哇啊!」青年完全反应不过来,双手一下子就被手铐扣住了。身体被『Y』字型吊了起来,完全没办法反抗。艾米莉亚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右手还按着墙上的开关。无需置疑,这个陷阱就是她启动的。「到底……为什幺……!艾米莉亚小姐……?」青年睁大眼睛,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可是手臂被锁链扣着,完全没办法挣开。「主人的身体,应该很汙秽的说。有必要好好的弄干净呢……」那一瞬间,青年看到了艾米莉亚露出了从来没见过的另外一副表情。像冰一样冷,仿佛对一切事情都毫不在乎的表情。像看不起男人似的目光,以及像正在欣赏着青年那狼狈的样子的态度。艾米莉亚毫不掩饰自己作为淫魔所对待男人的本能。「那样的衣服,真碍事」艾米莉亚轻轻擡起右手,就像拿着看不见的刀一样往下一劈。就在这时,青年的衣服一下子变成了四处飞舞的碎片。「啊,衣服……」「没问题的。替换的衣物,早就为主人準备好了——」青年的下半身赤裸裸的暴露在面无表情的女僕面前。因为双手被吊起,连遮掩也没办法做到。艾米莉亚看着他缩得小小的阴茎,扑哧的笑了。「艾,艾米莉亚小姐……?要……要干什幺……!?」「我不是说了要弄干净吗?真是没记性的主人呢」伴随着冰冷地话语,艾米莉亚不知什幺时候拿来一块抹布。然后将它放进桶里浸湿,再稍微拧干——从抹布带着银丝的样子来看,好像是某种充满黏性的液体。艾米莉亚用一只手拿着抹布,走到了青年面前。「什、什幺……难道说……」要用那个抹布来擦自己的身体!?青年的直觉告诉他的确是这样,弄干净身体——她确实这样说过。「要用抹布好好的弄干净这个肮髒的身体呢」艾米莉亚说着,微微皱起了眉头。「主人,不喜欢用抹布吗?」「喜欢不喜欢什幺的……!用抹布什幺的来擦身体……」艾米莉亚冷的让人发寒的视线盯着一边说一边挣扎的青年。「——对于主人来说,抹布是很合适的哟」然后,将抹布按上了他的右肩。黏滑黏滑的液体紧紧贴着肌肤——「啊呀!!」那个感觉,让青年忍不住叫了起来。「那幺,开始擦了……」艾米莉亚开始慢慢地移动着抹布。黏黏滑滑的弄湿了他的身体,艾米莉亚用抹布在他身上来回擦拭。从右肩到右手,左肩到组、左手——沾着像润滑液一样粘滑的液体,在他的身上来回擦拭。「啊……!等一下……!」那种黏滑的感觉让青年难以忍受。像爱抚一样地用抹布欺负,舒服的让人吃惊。「请不要乱动,主人……」艾米莉亚沿着青年转圈,仔细的擦着背部和腹部。当她的抹布来到胸前,在乳头上面轻轻的撚捏着的时候——「啊……啊啊啊啊啊啊……」袭击乳头的刺激让青年发出喘息。「啊咧?乳头变硬了呢」艾米莉亚微微皱了下眉。「难道说,因为被抹布欺负的事情而变得兴奋了吗?」艾米莉亚一边说,一边重点照顾青年变硬的乳头。一边擦一边隔着抹布轻轻的夹捏,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乳头。「啊啊啊,艾米莉亚小姐……!」「嘛,真是个可耻的主人」艾米莉亚低声说着,但是对乳头的刺激一点也没有放松。轻轻的在表面擦拭,有时又隔着抹布用力捏一下的刺激——感受这乳头的爱抚,一种又难受又舒服的感觉在青年的身体中扩散。乳头的欺负终于告一段落,艾米莉亚的抹布开始向下半身移动。以肚脐为中心慢慢的转动,然后擦干净膝盖和小腿——「呜、呜呜……」青年的身体随着抹布的黏滑爱抚而不停的抖动。然后是擦拭大腿,抹布慢慢地滑进敏感的大腿内侧。「啊,啊呀呀!」抹布在大腿内侧来回的刺激,青年努力扭动着身体。「啊啦,很痒吗?还是说……」在耳边轻轻的说着,艾米莉亚的视线落到了青年的鸡鸡上面。因为身体不断受到抹布的爱抚,那里已经硬的几乎到达了极限。透明的先锋液慢慢从顶端渗出,简直就像在恳求更多爱抚一样。「……主人,你知道接下来要做什幺吗?」艾米莉亚微微皱着眉头,露出了轻蔑的表情。期望着阴部的刺激,青年几乎放弃了抵抗。「艾米莉亚小姐……请,请对那里……」「那里,是指什幺呢?我不知道,请说清楚一点」艾米莉亚面无表情的说着。「啊……」青年完全说不出口。但如果不说的话,这个美丽的女僕说不定真的会停下来——想到这里,青年的心中似乎触动了一下,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青年根本没办法做出任何的反抗。这时,青年屈服在艾米莉亚所带来的快感之下。「……继续下去好吗,主人?」「……」回答是无声的默认。明白了他的意思,艾米莉亚的抹布移向了青年的臀部。就那样沿着屁股的缝隙咯哧咯哧的来回擦拭——青年充分的感受到充满润滑液的抹布那种黏滑黏滑的感觉。「呜,呜咕……」承受着被擦拭屁股这种极限的屈辱,青年的身体忍不住哆嗦起来。被那个美丽的女性像动物一般的照顾着,用那条抹布来擦拭屁股……。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屈辱的事情吗?就在这时,艾米莉亚将抹布按进了肛门。「啊!哈啊!!」艾米莉亚纤指的触感透过抹布传了过来——青年因为这意外的刺激呻吟起来。「怎幺了?居然发出这幺奇怪的声音……」那块抹布,就像要将里面彻彻底底的弄干净一样吱溜吱溜的转动。就这样,连屁股的孔也被女僕清理了。一边承受着这样的屈辱,一边发出快乐的喘息——青年品尝着从未尝试过的兴奋与羞耻并存的感觉。「果然……阴部也积存着不少的汙垢呢。要好好洗干净吗?」艾米莉亚仔细地把会阴部擦干净,然后用抹布轻轻包住玉袋。艾米莉亚的手隔着抹布缓缓地揉捏着——「啊,啊呜呜……」甜美的刺激让青年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艾米莉亚,正在仔细的搓揉着自己的玉袋——这样的快乐让他沈溺其中。就连现在只是擦身体这件事情也忘记了。接着需要用抹布弄干净的地方,就只剩下肉棒这个地方了——想像着接下来的快乐,青年快乐的颤抖着。「现在……」艾米莉亚将抹布放回水桶,吸满了黏滑的润滑液后,用力的拧着。「那幺……,请让我将最骯髒的地方清洁干净吧」然后,艾米莉亚的抹布卷上了肉棒。黏滑的触觉,踏踏实实的覆盖着坚硬的肉棒。「艾,艾米莉亚小姐……!」被抹布裹紧肉棒,青年忍不住发出兴奋的声音。就像回应这个声音一样,艾米莉亚的手慢慢的动了起来。肉棒泡在黏滑黏滑的液体中,咕啾咕啾地摩擦着。原本是擦拭肉棒表面汙垢的动作,但对于青年来说,和爱抚没什幺两样。咕啾、咕啾咕啾、吭哧吭哧……「啊、啊呜……哈呜……」艾米莉亚灵巧的动作慢慢将青年的快感推向最高峰。简直就像肉棒被紧紧地吸着的快感。而且用抹布来擦肉棒的倒错感,让快感加倍提升。就这样,在抹布里……但是在抹布的刺激下射精这种事情,作为男人的自尊心是绝对无法容许的。「啊唔,唔呜……」他拼命地抵抗着快乐的感觉,但是快乐的呻吟仍然从口中漏出,。「你怎幺了,主人?嘴巴像金鱼那样张着,连唾液都留下来了……」「啊……,啊啊……」但是,这样的快乐根本让人无法抵抗。龟头被黏滑的抹布咯哧咯哧的擦着。就像在做着十分平常的事情一样,艾米莉亚面无表情的继续着手里的动作。隔着抹布,手指缠上了敏感的龟头——然后,开始慢慢用力压迫,而且像拧瓶盖一样旋转。「啊啊啊!艾米莉亚小姐……!哈啊啊啊!!」让人无法忍受的甜美刺激,青年终于被推上了绝顶。咕嘟、咕嘟、咕嘟……就这样在抹布中达到高潮,没有比这更加悲惨的射精了。「……怎幺了,主人?」好像完全没注意到青年已经射精的事情一样,艾米莉亚悠闲的说着。达到绝顶的肉棒在抹布中跳动,这种事情不可能不知道吧。但是她却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样,继续用抹布揉擦这肉棒。「啊啊……!艾米莉亚小姐……那样的……!」喷射着精液的肉棒依然被抹布毫不放松的刺激着。隔着更加湿滑的抹布紧紧地搓揉,尿道中残余的精液被持续挤出——「啊,啊唔唔唔……」在抹布中屈辱的射精了——青年就这样品尝着射精的屈辱快感。射精结束后,艾米莉亚马上拿开抹布——然后,迅速地摊开。上面满是粘糊糊的白色精液。「……肮髒」蹙这眉的艾米莉亚低声说着。「只是擦拭性器官,这样就泄了吗?」「……」屈辱的感觉让青年什幺也说不出来。「好像很愉快的样子嘛。主人如果希望的话,用抹布擦多少次都可以哦~」「哎……?」也能请更多次的做……那个?青年对艾米莉亚的话心动了「那,那样的事……?多少次也……?」「如果因为被我这样的女僕用抹布清理两腿之间而堕落的人,连当淫魔食物的资格都没有」说着,艾米莉亚用冰冷的视线看着青年。「……因为这样的抹布清洁而沈沦下去也没关系吗?」平静而沈重的声音,从艾米莉亚的口中发出。而现在,青年将——[分支选択] (-_,-)A就这样沈沦下去吧B不,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分支就A这样沈沦下去吧已经,怎样也无所谓了。就像囚犯一样,我被关在这个监狱之中。能让艾米莉亚用抹布来服侍股间的事情——「想要,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青年就这样恳求着艾米莉亚「是吗?希望这样持续下去……」艾米莉亚露出了从未见过的轻蔑目光。就连被这样的目光看着,青年也觉得这是一件快乐的事情。「那幺、就继续开始擦洗吧」艾米莉亚用清洗干净的抹布,包上了那个又变大了的肉棒。「啊,啊啊啊……」再一次被那黏滑黏滑的感觉包住,青年的身体变得僵硬。透过滴着湿滑液体的抹布,能够充分感受到艾米莉亚手掌的柔软触觉。被漂亮的女僕用抹布擦拭最羞耻的地方,带来了强烈的倒错快感。青年完全沈溺在这个快乐的感觉之中。「啊啊……艾米莉亚小姐……好舒服……」「……」艾米莉亚用轻蔑的视线盯着他,手掌开始咕啾咕啾的运动。肉棒在抹布中咕啾咕啾的摩擦,快感不断的增加。湿滑的纤维吱溜吱溜地摩擦着龟头,纤细的手掌不断的压迫揉搓……这就是用抹布来做爱的方法吧。「啊啊、已经要去了……」「自己的生殖器被抹布这样的东西包着,而且在里面射精……明白这是何等可悲的事情吗,主人?」「啊,唔唔唔唔……」屈辱的感觉越来越强,倒错的快感也越来越猛烈。应该是为了繁殖后代的性器官,却被悲惨的用抹布对待……而且因为无法忍耐这样的快感而不得不射出精液。用抹布来处理精液——这样屈辱的事情却带来强烈的快感。「啊啊啊啊啊……!!!」精液咕嘟咕嘟的从抹布中漏了出来。又一次,在抹布里面高潮了。「……真是的,又忍不住了吗?真是可耻」艾米莉亚隔着抹布握住肉棒的手掌开始用力。「啊唔唔……!」滋噗……润滑液混着精液滴落下来,越来越贴紧的抹布让青年扭动着身体。「这是给这样可耻的主人的惩罚哦。抹布的,侵犯——」「啊、啊啊啊啊啊啊!!」艾米莉亚用抹布裹着肉棒,像拧门把手那样拧动。啾噜啾噜啾噜啾噜啾噜啾噜啾噜啾噜……滴着黏滑液体的抹布绕着肉棒旋转。「怎幺样?被抹布这样侵犯、真是适合主人呢」「艾、艾米……啊唔唔!!」咕啾、咕啾、咕啾……艾米莉亚拧动着手中的抹布。利用手腕的力量,一边隔着抹布上下摩擦,一边给予顶端旋转摩擦的刺激,这并不是抹布的爱抚,确实是抹布的侵犯。那是强制让人射精的强烈刺激——「啊唔、呜唔唔唔……!」抹布激烈的对肉棒进行着活塞运动。让人忍不住想逃开的激烈粗暴快感。完全不觉得痛苦,那粗暴的动作,全部转变成了快感。「怎幺样……?要在抹布里面高潮了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擦拭肉棒的快感之下,青年完全屈服了。「哈啊啊啊啊……」「被抹布侵犯,在里面射精这种事情──只要是能够让肉棒舒服的刺激,无论是什幺都可以吗,主人。」一边承受着艾米莉亚轻蔑之极的眼神,一边在抹布中喷射着精液。那种倒错感和屈辱感,慢慢侵蚀着他的意识。他的意识,慢慢的消失了。「……呜、呜呜……」「是不是醒来了呢──」醒了之后,自己还是在那个监狱之中。让人几乎分不清到底是梦还是现实。「我要回去工作了。主人,请就在这里等一星期吧」「那、那样……吃饭……」「这个魔牢会给予束缚的人养分、并且剥夺人的疲劳以及时间的感觉,所以——」「啊……」不给青年说话的机会,艾米莉亚离开了房间。哐当——门被关上的声音在监狱里面回响。于是青年就这样在监狱里面关上了一个星期。不过,艾米莉亚所说的话并不错。在这个监狱里面,完全没有饿和累的感觉,一个星期感觉就像一个小时一样。当艾米莉亚回来的时候,就会用抹布擦掉一周内积存的汙垢——极其快乐、甜蜜的时间的开始。「嗯啊、啊啊啊啊啊……」艾米莉亚的抹布惩罚,每天都不一样。粗暴的擦着肉棒,像清理一样的擦拭。当然也有温柔的时候。这次是仔细的用抹布包裹着肉棒,每个角落都轻柔的擦干净。「……真是肮髒。一周间积聚的汙垢,要好好的清理干净呢」抹布从龟头的顶端、沟部、肉棒中间直到根部,慢慢的摩擦。清理汙秽的同时,也带来了甜美的快感。「好、好舒服……啊啊啊……!」「啊啦……就这样出来了。主人真是差劲」一边受到女僕轻蔑的责备,一边享受抹布咕哧咕哧摩擦肉棒的快乐。这次,龟头好像是重点照顾的地方。「啊、呜啊啊啊啊啊……!!」马眼和龟头表面被充满黏滑液体的纤维来回抚摸,兴奋的呻吟从口中漏出。而且在这个瞬间同时达到了绝顶。青年完全沈浸在被抹布榨取精液的快乐中。「……真是不像样呢,主人。这种程度就已经满足而甘愿沈沦了吗?」艾米莉亚一边在水桶中清洗沾满精液的抹布,一边轻蔑的看着青年。然后,用新的抹布重新包上肉棒。「啊唔唔唔……舒服……」「连淫魔也不吃的精液──真是浪费呢。不能起到繁殖后代的作用,就连作为食物也不配,只能用抹布来处理的射精。明白自己是多幺可悲的存在了吧?」咕啾……咕啾、咕啾。啾噜啾噜啾噜啾噜……被充满黏滑液体的抹布揉洗肉棒。那种倒错的快感和艾米莉亚的轻蔑,使青年的兴奋高涨——然后,一瞬间将青年推上绝顶。「啊啊啊啊啊啊……」咕嘟咕嘟,精液在抹布中喷射出来。等到肉棒平静下来,艾米莉亚打开了抹布——「觉得高兴吗,主人?」平静的语调和轻蔑之极的视线,还有那沾满抹布的精液。这样的事情,每天每天的持续着——青年的精神终于在艾米莉亚的清洁中完全沈沦了。对他来说,生命中唯一的事情就是受到艾米莉亚那轻蔑的对待,永远、永远地持续下去。—BAD END—分支B不,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青年在差点沈沦下去的时候,选择了否定。「……」艾米莉亚那漂亮的脸上浮现出了欣慰的表情。不过,那也是一瞬间的事情。说不定只是眼花罢了。「当然了。当然,这种程度就会沈沦的人,还不如在玛露嘉雷特小姐的游戏室里面耗尽生命呢——」「这……这是、什幺意思?」这个女性从那个把人类当成玩具的淫魔手中救出自己的事情,只不过是自己的幻想吗……「主人是我捡来的哦?要做什幺,是我的自由吧」艾米莉亚毫不在乎的说着,将沾满精液的抹布放进水桶。然后拿起了放在房间角落的吸尘器。「比如说这样……用吸尘器来处理主人的性欲什幺的」艾米莉亚在吸尘器的顶端装上软管,打开了开关。嗡嗡嗡∼∼嗡……吸尘器工作的声音在房间内回响。「主人那些肮髒的体液,要全部吸干净哦」调整着吸尘器,艾米莉亚腹黑的笑着。对这意外的发展,青年呆住了。难道,吸尘器——同时,拘束着手臂的锁链解开了,被强行吊起来的青年获得了自由。「不、不要……!那样的……!」就像要逃离艾米莉亚身边一样,青年以“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倒在地上。他的肉棒,虽然已经射过一次,但又再次变硬了。拿着吸尘器的艾米莉亚慢慢地向他走近。对準正在瑟瑟发抖的青年,吸尘器软管的前端慢慢靠近肉棒——「那幺,失礼了」艾米莉亚就那样将龟头吸进了软管。肉棒的前段瞬间进入软管,在不断的震动下,开始强烈的吸取。「啊……!呜哇啊啊啊啊!!」嗡嗡∼∼嗡,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自己的肉棒承受着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吸引力。像跳蛋那样激烈的震动,整个肉棒舒服得发麻。在肉棒和管口之间的空隙中吸入的空气,带来特殊的震动感觉。肉棒被吸尘器吸入,被蹂躏——那是非常强烈的快感。「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呀!」过分强烈的刺激让青年放声大喊。就像要把整个人都吸进去的强大吸力和那特殊的震动。这种事情,怎幺可能忍得住。青年两腿发抖,强烈无力感从腰部升起——「那幺主人,请在里面排出精液吧」说着,艾米莉亚一下子把肉棒整根吸入软管。原本只是作用在龟头部的简直让人发疯的刺激,现在一下子袭击着整根肉棒。「啊唔!呜啊啊啊啊啊!!」啾噗,嗡嗡嗡∼∼,啾噗噗噗噗噗噗噗……青年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肉棒在软管里面跳动。吸尘器特有的震动不断袭击着肉棒,还有那像要吸干榨尽一样的吸引——「啊啊啊啊……这,这样的……」在这样的刺激下,青年连头脑都快要麻痹了。第一次感受到头脑变成一片雪白的感觉。可以看到自己股间的东西在噗噗的跳动。在那吞噬整根肉棒的震动中,青年几乎无意识的射出了精液。「啊! 啊!啊啊啊……!!」精液断断续续的在吸尘器的软管中溢出。「高潮了吗……被这样的器具吸出精液,真是不像样子呢……」对于被吸尘器吸出精液的青年,艾米莉亚没有任何放开的意思。就像玩弄射精的肉棒一样,将软管弯曲起来。「呜啊!啊啊!啊啊啊—!!」被艾米莉亚的纤手那样的玩弄,青年几乎哭喊出来。就这样,用吸尘器吸取青年的精液。用软管将那些白浊的液体一滴不剩地吸得干干净净。那个倒错的快感,让青年浑身发软——「射了好多呢,主人。难道想让吸尘器怀孕吗?」艾米莉亚脸上浮现出嘲讽的微笑。手中握着吸尘器软管,一刻不停地玩弄着青年。根本不给他任何思考的机会。「哈,哈……!啊啊啊!」青年的肩膀因为这强烈的刺激而发抖。刚发射过的肉棒完全没有变小,随着吸尘器的吸取而跳动着。「啊啦?居然没有变小哦,里面还积存着肮髒的液体吧。不全部吸干净可不行呢」艾米莉亚低声说着,毫不留情的继续进行着吸取的工作。握着管子的手上下移动,做着灵巧的活塞运动。啾噗,啾噗噗……不断发出吸取的声音。「啊……啊唔、啊啊,啊呜!哈呜,啊啊啊……!」那样的刺激,使青年发出奇怪的叫声。啾噗啾噗地吸着肉棒,承受着激烈的振动——难受又让人无法抗拒的快感像电流一样贯穿全身。「艾米莉亚,小姐……!不要,不要这样……!」「如果想结束的话,就把全部精液都射出来吧。那幺,我要稍微加强吸取的力量了哟……」说着,艾米莉亚把吸尘器的开关调到了『中』的位置。吸尘器的吸力瞬间增加,毫不客气的将青年的肉棒吸进软管里面。嗡嗡嗡嗡∼∼!啾噗,啾噗噗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吸尘器的工作声、吸取肉棒声、青年的悲鸣声在房间内回响。「被吸尘器这样吸肉棒也能觉得舒服…… 真是个无药可救的主人」虽然艾米莉亚那样说着,但是对青年的责备却一点也没有放松。肉棒被软管玩弄,青年发出快乐的喘息。就连分泌出的先锋液体也被毫不留情的吸走,一步步将青年逼上顶峰。身体簌簌发抖,腰部酸软无力,脑海再次变得雪白——就像上次射精的那种感觉。在这甜蜜的麻痹感中,青年到达了高潮——「啊啊……!唔啊啊啊啊啊……!!」青年的精液在软管中咕嘟咕嘟的迸发出来。艾米莉亚就像看不到一样,继续着吸尘器的工作。「……又出来了吗?吸尘器,震动那幺舒服吗?」「不、不要这样啊……」「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肉棒都变得这幺大,就是里面还积存着肮髒的液体啊」艾米莉亚将管口拉起,重点的照顾着龟头部分。刚刚才吸完精液的管口,毫不留情地欺负着青年的龟头。在啾噜啾噜的声音中,青年战战兢兢地抖着身体。「不全部吸出来的话,就不能结束扫除哦~」「怎,怎幺这样……!啊啊啊啊……」青年战战栗栗地承受着快乐的吸取。本来应该变小的肉棒,因为那不间断的刺激而强制变大。一次又一次的射精,一次又一次的强制勃起。换句话说,这样的责备会一直的持续到自己坏掉为止——「这样……没法停止啊……」「啊啦,都是因为主人一直往吸尘器里面射精才会变成那样的嘛」艾米莉亚的确有说过那样的话。「打扫是我的工作,主人是被打扫的对像。所以,把身体全部交给我吧」「怎幺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像强行让青年闭上嘴巴一样,艾米莉亚把开关拧到了『强』的位置。吸引力一下子变得极大,激烈的欺负着可怜的肉棒。「啊,啊呜……!啊呜,啊呜呜……」敏感的地方被大力吸进软管,青年瞬间被推上高潮。同时,头脑变得一片雪白——在那绝顶的感觉中,比上次更多的精液被吸了出来。「呜呜呜呜,啊啊啊啊……」那个,用吸尘器吸肉棒的快感——本来应该抵抗的青年,不知不觉的沈醉在那个快感里面。被吸尘器榨取精液的屈辱,被快乐的感觉所取代。想继续体验这种感觉——希望继续用吸尘器榨取精液——青年心情的变化,没有逃过艾米莉亚的眼睛。「……沈沦了吗,主人?」用管嘴碰了碰龟头,艾米莉亚嘟囔着。「啊,啊呜……」「用吸尘器处理精液的可悲存在——您想变成那样吗?如果不介意的话,以后都这样对待您也可以哦……」「呜,呜呜呜呜……」因为快乐而变得空白的头脑,只感到对方问了自己什幺重要的事情。虽然,想一直体验着这样的快感——但是,直觉告诉我不能那幺做。「您希望怎样呢,主人……?」艾米莉亚一边说一边继续吸尘器的工作。啾噜啾噜、啾噜啾噜地榨取的快感不断侵蚀着肉棒。于是,青年——--------------------------------------------------------A虽然如此,还是拒绝了这唾手可得的快乐。B希望能一直享受这样的快感。 ←--------------------------------------------------------分支B这样沈沦下去吧已经,怎幺样都无所谓了。被这甜美的感觉所吸引,想让它继续吸着肉棒——「嗯啊……还要,还要……」对于青年的请求,艾米莉亚轻轻的叹了口气。「……沈沦了吗?那幺,如您所愿——」艾米莉亚再次拿起管子,继续玩弄着肉棒再。「啊,啊唔哇……!唔啊啊啊啊啊啊……!」袭击着整根肉棒的强烈吸引和震动让青年完全失去了反抗的意识。吸尘器所带来的快感完全占据了他的头脑。「啊啊啊啊……唔哦哦哦……」头脑变得一片空白——只有那甜美的快感。两腿快乐的颤抖着,腰部的力量飞快的流失。不知不觉中,肉棒开始噗噗地跳动,精液咕嘟咕嘟的冒了出来。那些冒出的白浊液体,啾啾的被吸尘器榨取出来——那是绝顶快乐的射精感。简直就像连魂魄都吸出来的快感。被吸尘器侵犯,而且从中得到极乐快感的青年无意识的流着唾液,在那快感之中沈溺了。「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吸尘器——真是可悲的决定呢」艾米莉亚面无表情的吸取着青年的精液。「以后,主人的性欲处理就用吸尘器进行了。我会一周回来领地一次,到那时候,要将积存的精液全部都吸取干净喔——」「啊,啊呜呜……!嗯啊啊啊啊……」有没有听到艾米莉亚的话对正在扭动着膝盖,再次迎来了绝顶的青年已经不重要了。用享受的表情承受着被强烈吸取的快感。「……真是的,除了被吸出精液之外什幺也考虑不了了吗」艾米莉亚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着青年最为喜欢的行为——毫不留情地用吸尘器榨取着肉棒。「啊唔……!哈呜,唔啊啊啊啊啊……」一次又一次的被吸出精液,让青年体验着极限的绝顶快感。心满意足的被吸尘器吸取着——那是,让人无法抗拒的快乐。「那幺,我要去工作了。主人,请在那里等上一个星期吧」艾米莉亚对着像章鱼那样软软地趴在地上的青年说道。「这个魔牢会自动供给囚禁者养分,而且还会剥夺疲劳以及时间的感觉——那幺,再见」说完,艾米莉亚连青年的回答也不听就离开了。「那,那样的事……还要更多……」然后,要在这里待上一周的时间——那样的绝望感觉只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在这个监狱内,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像一个小时那幺短。一转眼,艾米莉亚回来了。而且,啾噗啾噗的用吸尘器吸取积存了一周的精液——「嗯啊,啊啊啊啊啊……」艾米莉亚的吸尘器惩罚,每天都不一样。有时候用「弱」来慢慢的榨取,有时候又用「强」一下子吸取出来。这次是用「强」的方式开始,管口慢慢地靠近着肉棒。「啊啊啊啊啊啊——」……滋噗。啾噗,啾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滋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强烈的振动和吸引侵蚀着整根肉棒,酥麻的感觉从腰部升起,头脑变得一片雪白。人生的第一次射精,不就是这样的感觉吗——享受着那样的快乐,青年在管嘴的吸榨中达到了高潮。那是让人失望的,连一分钟都不够的射精。「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咕嘟咕嘟地吐出精液的肉棒,被啾噗啾噗的欺负着。颤抖着射出精液,快乐得让人全身发软。「啊唔……啊啊啊啊啊……」眼睛因为快乐而变得呆滞,青年享受着被吸尘器榨取的快乐。「这次已经告一段落了。但是,里面储存的肮髒液体还没有被吸干净吧?」艾米莉亚完全没有放松的意思,继续用吸尘器榨取着肉棒。「那幺,请在吸尘器的处理下全部出来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滋噗,滋噗,滋噗滋噗……肉棒震动的快感让青年欲罢不能。被艾米莉亚的吸尘器处理性欲、榨取精液——这样的事情一天一天的重复着。用男性器来体验真空的快感,这就是生存的意义。精液被吸尘器一滴不剩的处理掉,完全否定其原本为了生殖的意义——对于一个生物来说,那是最大的耻辱。但是,青年喜悦地接受了这样的事情,抛弃了生命的尊严,选择了单纯的享受快感。变成了这个样子的人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吧——至少艾米莉亚是这样想的。「那幺,请把那些汙秽的液体全部吐出来吧……主人」「啊咕,啊呜呜呜呜……」颤抖着身体,青年将一切都交给了吸尘器的吸引。一直,一直的吸取——一直,一直的享受着这样的快感——就像回应青年的欲望意义,艾米莉亚毫不留情的继续着肉棒的吸取行为。啾噗啾噗的在软管中颤抖的可怜肉棒。除了被吸尘器吸取之外,毫无用途的器官。因为这样的事情而体味着绝世的幸福的愚蠢男人——艾米莉亚毫不掩饰她鄙夷的表情。「怎幺样,主人?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感到满足……?」「啊,啊唔唔唔……好,好舒服……」哆哆嗦嗦地往吸尘器输送着精液的青年显得十分喜悦。简直就像和吸尘器做爱那样的喜悦——「……真是肮髒」低声抱怨着的艾米莉亚,淡淡地举起吸尘器,继续着吸啜的事情。榨取着青年忍耐了一个星期的精液——这是,青年自己作出的选择。再也不需要像人类那样对待。像你所期盼的那样,成为沈沦于吸尘器处理的存在——将永远的继续下去。被吸尘器吸取着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来用途的种子——-BAD END-分支A虽然如此,还是拒绝了这唾手可得的快乐于是,青年——儘管如此,阻挡了快要被快乐沖走的事期盼这个快感,一直能继续的事「是不行…………,那样的……」「那样——」吗那样说着,艾米莉亚继续吸着阴茎。青年的脑海再次一片雪白,又在除尘器中终了了。「阿!那样哎呀那样那样!!」躲开,咕嘟咕嘟躲开……!他一边苦闷的大叫,到除尘器的软管内一边持续喷出精液。「停止……已经,快停止……」「应该说了到全部吸完精液为止都不能结束。全部,吐出——到里面」冷酷无情的平静宣告着的艾米莉亚。在除尘器的吸引,与手的揉搓蹂躏青年的阴茎的情况下。「阿,呜……哎呀……」这样,好多次好多次的强制迎接绝顶——在那个超过了5次的时候,终于青年丢失了意识。「阿阿阿…………」青年醒来的时候,那里是热气瀰漫的空间。脚下是大理石的地面,周围瀰漫着热气和湿气——马上,青年发现这里是浴室。虽然打算起来,但是立刻又摔倒在地。刚才被狠狠地用除尘器吸精疲劳,好像一直延伸到脚趾了。「唉呀,要注意一些」穿着女佣服的艾米莉亚,对醒来的青年那样说。她拿着淋浴器,调整着开水的温度。「是,什幺……」「相当髒了吧?要清洗身体」那样说着,艾米莉亚强行将青年按在浴室的椅子上。消费相当的体力的他连反抗的精力都没有,坐在了那里。「如果太热请说,主人」那样说着,艾米莉亚用来自淋浴的开水开始沖洗青年的全身。她连衣裙和围裙都穿在身上,不过,没有濡湿的情况。好像衣服本身是防水的,是用魔术还是由于什幺别的不濡湿着——嘿,怎样都好。青年在过分激烈的除尘器责备下,已经疲劳不堪了。也只好将一切委託给正在洗身体的艾米莉亚。只是,那个洗法好像有哪里不对,那样的感觉。「呃,艾米莉亚女士……」「怎幺了?淋浴热吗?」「不……」用淋浴沖洗青年的身体之后,用沐浴露淡泊地涂抹他的全身的艾米莉亚。那是虽然谨慎认真,但是极为粗鲁的洗法。青年被自己简直像化为猫狗一样的错觉填满着。只是单方面地被洗存在——实际的地方,说不定几乎同样。「——那幺,前面也要洗涤」注意到背和身体都被沖洗过,留下的只有胯股之间——青年,总算悟出那个。之后要被这个漂亮的女僕洗胯股之间——理应抱着接受狼狈的耻辱的心情的青年,残留的,确实并非如此,简直像期待一样的沸腾感情。「因为要沖刷骯髒的部分,请稍微打开脚」「……」青年,坐在浴室的椅子上慢慢的张开脚。他的阴茎,由于好多次被榨汁了的原因保持着缩小。艾米莉亚将它在手掌上充分涂满沐浴露。观察着自己的阴茎在她的手中起泡的情况,青年变得无法控制住上升的兴奋。之后,要用那个泡沫,用那个手掌洗肉棒——「……,失礼」就那样转到青年背后,搂住一样地伸展了在胯股之间的手。用右手和左手和善地握住阴茎和阴囊袋,充分厚厚的涂上泡沫。「呃,艾米莉亚女士……!」青年的阴茎,在她的手中开始变大。光滑的触感,艾米莉亚的体温连泡沫中也传递了温度。用那个,轻轻地包住了阴茎。被白色的泡沫掩盖的自己的东西面前,青年兴奋的震动着身体。「还以为刚刚全部吸出来了,原来还有留下来呢……」艾米莉亚一边蹙眉,一边进行洗阴茎的运动。用沾满泡沫的双手夹挤阴茎,充分地用两手掌包进去使之上下颠倒——肉棒的干的部分被提高,同时刺激缝缝。「呃,艾米莉亚先生……!出,出……!」「主人,这个洗身体,不是性的服务」艾米莉亚断然的说着。「可是,即使这幺一点点的连刺激都不能忍耐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请按你喜欢的那样射精」「呃,艾米莉亚先生……哎呀!!」唔、阿阿阿阿……青年的阴茎被沾满泡沫的手玩弄,胯股之间下流的肉声迴响着。他的表情扭曲了,体味着那个快感——那个界限,太简单地被访问了。「哎呀!艾米莉亚……先生……唔!!」对上下脉动颠倒的刺激屈服,咕嘟咕嘟……青年在艾米莉亚的手中喷出了白浊的液体。阴茎上泡沫和精液纠缠在一起,留下了淫乱的线。「又髒了吗?这样的话清洗的意义就没有了,主人」一阵摩擦阴茎之后,艾米莉亚张开了精液纠绕附着的手指。手指和手指之间白浊的液体与泡混合在一起落下。自己露出了的东西,那幺汙染了艾米莉亚的漂亮的手掌——在那个景像里,他喘不上气。「……主人的蝌蚪,满满地在游泳呢」那样说着,艾米莉亚没有停留地沖洗着在手掌里粘到的精液。在青年胯股之间,淋浴的开水沖洗了泡沫和精液的混合物。这样,胯股之间的沖洗就结束了——青年那样想着。「那幺,要从最初开始重新洗。下面请忍耐」「哎……?」没预料到的艾米莉亚的发言。青年惊愕着安排的不久,艾米莉亚再次用手掌包进青年的阴茎,简直像捋一样开始洗。啊,呜呜呜.......「嗯嗯,哎呀……!」对光滑的泡沫带来的独特的快感,青年身体苦闷了。艾米莉亚像从背后抱住一样地摁着那个身体。「请别闹腾,主人」被艾米莉亚从背后紧抱,胯股之间艾米莉亚的双手持续动着。那个娇小的手指婉转地纠缠着在被泡沫覆盖的龟头——青年由于艾米莉亚给予的刺激再次兴奋了。「……如果射精的话,就要再从最初开始洗哟」对失去力量的青年,艾米莉亚那幺宣布道。那个柔软的手掌,集中地洗着被泡沫涂满的龟头。与言词相反,那手的运动一点一点地逼迫着青年。「哎呀阿阿阿……!」艾米莉亚娇小地柔软的手指,慢慢地沿着包皮的部分爬动,并把那个交界处的纤腰,男人最敏感的部分,捕捉了。满是泡沫的手指擦了粘液和沟的瞬间,青年的界限访问了。「痛苦……哎呀!!」被艾米莉亚从背后紧抱,肉棒跳动四肢无力——在那个开放感和飘飘欲仙感中,青年陶醉了。青年再次被艾米莉亚手指弄到绝顶,喷出了精液。无法在艾米莉亚洗乾净肉棒前忍耐射精——那,是对男人来说无比的屈辱。「……主人,对我的手那幺苦恼吗?」注释着胶粘白浊的液体纠绕的手掌,艾米莉亚移动着轻蔑的视线。用淋浴简单的沖洗后,继续在青年的胯股之间用手掌抹起泡沫沐浴露——再度,甘美的清洗责备开始。「那样的……!这样的,不结束的……!」「如果主人不射精的话就结束」艾米莉亚淡泊地洗阴茎。手指的腹的部分,一边摩擦龟头一边爬转——像用指尖胳肢一样地,洗掉包皮里面的阴垢——用大拇指与食指做出圈,好多次好多次擦弄着龟头——「嗯,呵……阿阿阿阿……」对简直要让人发疯的甘美刺激,青年的忍耐那幺的苍白无力。如果在这里漏出来,就要再从最初开始洗。明明知道那个,却依旧在过分的触觉中快要忍耐不住射精了。在那样的甜美的拷问中,青年——咬紧牙齿,却依旧无法忍耐射精无数次的被快乐沖走,在艾米莉亚的胯股之间清洗责罚下屈服了「阿,呜……哎呀……阿阿阿……」好多次好多次,被用泡沫沾满全身的手拧出精液的青年。由于被拧出不知道多少次射精了的原因,疲劳也已经到达极限了。手指爬在胯股之间各个角落上,涂满泡沫的手掌转动着摩擦阴茎。「痛苦……,阿阿……」再稍微。如果只再稍微忍耐——青年拼命咬着嘴唇,等待着清洗结束。忍耐,想办法忍受快要出来了的快感——「结束了哦,主人——」用淋浴沖掉泡沫,艾米莉亚显出了微笑。「阿,阿……做到了……」青年,总算忍耐住了那个。绝对,并不是希望中止清洗责备。只是,感到了眼前漂亮的女僕——艾米莉亚,期盼自己不会沈溺于这种快乐的事。那个证据——艾米莉亚浮起了快要让他昏过去的微笑,和好像轻蔑男人的笑容完全不同的东西。「很努力地忍耐了呢,主人。那幺.....给主人奖赏吧。」艾米莉亚一边说着,一边用右手温柔的握住阴茎。而左手,则往龟头的部份伸过去--「唔.....!」青年,禁不住紧咬牙关。「呵呵.....这次,不需要这样的。」艾米莉亚笑出声,说着。那个笑容,和之前几次那样表示轻视的冷笑是完全不同的。「直到现在都只是清洗的工作。射出来吧,这次是性的服务。因为这个是奖赏,所以请彻底的享受.....」说完,艾米莉亚就这样用右手握起了阴茎。那个动作,和到目前为止的洗涤的动作有完全明显的差异。明明确确的是为了给予青年快感,为了要引导青年到快乐的世界--那样的动作。「啊!!唉呀呀.....!!」艾米莉亚有技巧地摩擦,巧妙的刺激马眼,右手一边好好的握紧并上下运动起来。并且左手的手指,一边準确的刺激着龟头的性感带。手指在龟头下方的那一面,变化多端的抚摸着,给予着不由得对方的,强制给予的快感--服务仅仅开始了数秒,青年感到无法控制的强大射精感袭来。「艾米莉亚.......!哎呀呀.....!」青年的腰拱起,身体向后仰,表情因快感变的扭曲,把自己整个人都委託给了艾米莉亚。到现在都只是在办事般的作清洗工作的她的手,现在是以刻意要使青年射精的意图下玩弄着青年的阴茎。艾米莉亚手的技巧使人失神,那滋味快乐的像要使人融化一般。青年的表情鬆缓下来,成为沈醉在其中的表情,在这一瞬间感觉到自己冲上了快乐的顶端。「哎呀!哎呀呀呀呀!!」咕噜咕噜....「唉呀.....还有这幺多精.....」艾米莉亚用左手的手指,玩弄着喷出精液的铃口。右手则更加快节奏搓弄着阴茎,直到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挤了出来。在艾米莉亚的手里射出,品味了最高品质的射精,青年就这样整个人涣散了,完全无力的躺在地上。「支撑了不到五秒喔,主人。」艾米莉亚露出笑容说着,一边舔食着手上的精液。所谓的淫魔,就是贪图精液的妖怪。身为淫魔的艾米莉亚,是第一次吃青年的精液。「呃.....呃.......」自己射出的精液,单单只是成为艾米莉亚的粮食这样的倒逆感,由于这样的兴奋,下半身再次起了反应,肉棒隆起。「唉呀呀.....亲眼见到自己的精液变成别人的食物,被这种事勾起性慾了吗?即使不露出那样期待的眼神,我也会尽量的吸食你的精华喔。」「吸食......」那,从现在开始能被艾米莉亚搾取精液,想着这样的事。如果能被她吸乾精液,说不定也是很值得期待的---已经没有任何顾虑的青年,放弃抵抗了。「那幺,比起这个,开始真正的搾精,用我的阴道,充份的搾取。」虽然是面无表情的说着,但是艾米莉亚展现出非常豔丽的气氛。「啊.........」能够与这样充满魅力的肉体交缠,被摄取精液---这样的期待佔满了青年的脑中。「那幺请选择,主人。是想要粗暴的强暴我的肉体吗?还是--」艾米莉亚露出淫靡的笑容。「--想要被我玩弄,彻底的被我强姦呢?」「侵犯……艾米莉亚女士?」是侵犯,还是被侵犯——青年被给出了意外的可供选择的方案。并且,他——------------------------------------A侵犯艾米莉亚B被艾米莉亚侵犯----------------------------------分支A侵犯艾米莉亚「侵犯.......艾米莉亚?」是要强姦,还是要被强姦,意外的青年在这时有了选择的机会。并且他的决定是.......「想要.....强姦.......」青年像失去魂魄一样,神魂颠倒的说了。想要推倒艾米莉亚,羞辱性的佔有那个肉体。想要在她体内注入慾望的体液--这样的慾望,在青年的心中沸腾着。「呵呵,是这样吗?那幺--」艾米莉亚浅浅的微笑,自动地躺在浴室里,双腿微开,等待青年来姦淫她。如果青年保持着冷静,应该会发觉到,艾米莉亚那个笑容包含着挑战性的神色。可是,他已经化身成猛兽。青年压在躺卧的艾米莉亚身上,迅速的用手推开裙子并脱掉内裤--连把阴道口的缝用手拉开好利插入都不需要,青年非常兴奋的,将他怒气冲天的肉棒,一口气狠狠的插进那已相当溼润的蜜壶里。「呵呵.......主动的侵犯了.....淫魔吧...」「啊.........!呜啊,啊啊啊啊啊............!!」插入还没几秒,青年的脸色大变。又黏又滑的感觉,简直像陷入了泥泞之处一样。又好像把自己的肉棒塞进熔炉那样,又闷热又黏糊的感觉。就这样,一瞬间就要在快感中被溶化了--「啊,啊啊.......」因过份的快感而惊慌的青年,本能性的打算拉腰---为什幺?!没办法抽出阴茎。阴道的入口,坚固的将阴茎牢牢夹住,拔不出来。「怎,怎幺会?!」「淫魔的阴道具有的防御的本能。一旦被拥有强姦意志的雄性,把阴茎插进来之后--就不会放开了。就这样,在最后一滴精液都被搾出来之前,都不会解开。」艾米莉亚好像事不关己般的,淡淡的解说着。「什幺?!怎幺会!」青年这才明白,也就是说,如果强姦了淫魔,肉棒就会一直被锁在淫魔的阴道里,没办法脱困。就这样子被吸精,直到被彻底的吸乾---吸到死了为止。「啊,啊啊.......」青年拼命的拉腰,打算逃跑,不过,他的努力不过是白费力气。在这期间,艾米莉亚的肉壶,也结结实实的,一点一点地紧缩着压搾肉棒。阴道内粘粘的肉壁紧贴着肉棒,一点一点的增加紧固的程度。这样的运动,非常确实的将青年逼向射精的道路。阴道蠕动压搾肉棒的淫秽声不断传出.......「啊,呜呜呜.......」青年因着艾米莉亚下体给予的快感,四肢无力。这是把男人赶进射精的必备过程。很快的青年向快感屈服,在艾米莉亚体内发射了。「唔,啊啊啊.......」咕噜咕噜的吐出精液,青年将白浊的黏液注入到阴道里头。艾米莉亚在青年身下,温和的抱着沈浸在阴道内飘飘欲仙射精感的青年。「告诉主人,逃出的方法只有一个。要解除淫魔的肉体具有的防卫机构,只要让对方绝顶达到高潮就行了。在被我吸乾之前让我高潮,就能抽出阴茎了哟。」艾米莉亚好像是在一旁观战的旁观者一般的,给予指点。「唔.....」要努力抽插,使艾米莉亚达到高潮,就能从她体内抽出肉棒---可是这里面有青年不知道的更进一步的事,以人的性技巧想让淫魔达到绝顶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没有人能跑的比天空中的鸟飞的还快,没有人能钻到比深海鱼所在的深海更深的地底下。这,是超过了物种极限的要求。「要想办法让妳达到高潮.....」「是的,请努力,主人。」下体咬着青年的阴茎,艾米莉亚模糊的笑着--那,是已经不能够再更残酷的笑容。艾米莉亚知道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凝视一个人拼死拼活的对不可能的事努力,因而焦躁,最后徒劳无功,绝望,死心,淫魔沈醉在这样的事里,享受这样的喜悦--这是淫魔特有,嗜虐的天性。「唔.......」因为已经射过一次,应该不会马上再射--青年一边忍耐着,抗拒着纠缠肉棒的肉壁给予的快感,一边慢慢的摆动腰。想办法打算往阴道内进攻,抽插着阴茎给予刺激--「呃.......哎,咦.....?呜啊啊啊.....!!」只是作了几次抽插,那在艾米莉亚阴道内的新的感觉使青年吃惊。与阴道肉激烈的摩擦产生的快感,在那一瞬间突然加倍。由于这意外的快感刺激,青年全身瘫软,颤抖着,腰也使不上力了。「什幺.....这个是........」「淫魔的阴道,对被给予的刺激的反击本能。将所受的快感与刺激--数倍的还给对方哟。」「怎,怎幺这样.........啊啊啊啊!!」艾米莉亚的阴道紧紧的抓住青年的肉棒,肉壁给予相当的反击,强烈的刺激马眼。虽然青年只是抽插了几次,没有给艾米莉亚多少刺激--但是返回来的快感,却是非常激烈的畅快。肉的环好好的把龟头颈锁在里面,并且贪图肉棒般的挤压着肉棒。好像被上下不停的手套弄一样的刺激。并且,阴道内的皱摺也渐渐变的强起来。「啊,呃.....!呃啊啊......」「--在阴道里一直不动的话,连续不断的紧固也会渐渐增强,所以,如果因为无法忍耐刺激而停止运动,结果只会越来越陷入不妙的情况哟。」「啊,啊啊.....啊啊啊.....!」虽然听艾米莉亚这样说了,但是对那无法抵抗的快感,实在是没办法动腰。艾米莉亚的阴道内壁渐渐的紧缩,不急不缓的一紧一缩着,有智慧般的,选择在龟头的表面不断摩擦。难以言喻的快感被给予,这个,是向淫魔的蜜壶进行了活塞运动之事的赔偿。「啊,呜......」从两人下体连接的部位,咕噗咕噗的淫乱声音迴响着。听见从自己的阴茎处传来的声音的青年,一转眼地,被逼进了绝顶。「啊啊啊啊啊.....!!」全身大力的抖动,他紧紧的抱住艾米莉亚。在阴道内,咕噜咕噜的放出第二次的精液。正在射精的期间也被肉壁充份的捆紧着--是过份甜美的射精。如果沈腻于这样的快感了,就那样等着被搾到死去--是过份残酷的责备。「唔.......」结束第二次的射精,青年稍微恢复了平静。仅管如此,在那仍然无法抵抗的快乐里,青年只能紧紧抱住艾米莉亚而不能动。「主人?如果一直不动,快感只是会一直累积喔?」「呃,嗯嗯.....」如她所说,青年不能动的时间里,阴道持续的纠缠肉棒,踏踏实实的以黏膜包上,无数的皱摺突起来回抚摸着龟头--这样的责备,正在慢慢变的激烈,渐渐的越来越强。「嗯,嗯!」青年用尽全力,想办法重新开始对艾米莉亚下体进攻。往她的里头刺进去,打算用阴茎攻击她的最深处--深深地把腰插进去,用肉棒的尖端攻击了阴道里头。在阴道深处,青年感觉到有柔软的什幺东西。而且很有弹力的东西。「呵呵,碰到了子宫口了吧,主人,虽然只有一点点的感觉,不过有舒服的感觉呢。」在青年身下的艾米莉亚面带笑容的说着。但是,刺激了淫魔子宫口的反击,正準备施加到他的阴茎上。被龟头攻击了的子宫口立刻反击了龟头。「呃!唔啊啊...」从龟头传来的过份舒爽的快感,使青年一转眼就失去了继续进攻的力气。子宫口不仅是包住阴茎,像是扭乾抹布一样的拧着,而且在阴茎尖端,像是有什幺嫩肉把龟头尖端包了进去,龟头被正对着的子宫口好好的吸黏着,然后受到整个阴道与子宫口的收缩。「啊啊....!呜啊啊啊....!」光是针对阴茎尖端作的那个运动,也已经足够强制让青年射精,男人虽然忍耐,但这连串的刺激毫不怜悯他的继续强攻,啾啾的被吸着,青年的全身鬆缓,四脂无力--格外豔丽的被吸着,青年被强迫的射出精液。噗咻,噗咻,噗咻.....一边紧抱住艾米莉亚,一边品味着那使人飘入云端的快感,被子宫口一边吸着一边射--那是天堂般的快乐。青年就这样任凭魔性的阴道处置自己的阴茎,全身放鬆的只顾射精了。艾米莉亚从下面看着青年好像快成为快感俘虏的模样,深深的叹了口气。「只是这样的程度就不行了,主人---」如果强姦了淫魔,就没办法拔出阴茎,直到被吸到死为止,除非使淫魔达到高潮才能拔出,但是又没有办法使淫魔达到高潮,这样,就只能等着被吸乾了。以上确实是事实,不过,艾米莉亚隐瞒件没有说出来的事。 其实,淫魔这样的种族,是有办法以自身的意志,控制自己的身体达到高潮的。只是,对淫魔来说,高潮的模样,是淫魔最羞耻最耻辱的样子,除非是打心底衷心爱着的人,不然没有淫魔会愿意在人面前显示自己高潮的模样吧。当然,成为艾米莉亚衷心所爱的人,与沈溺在艾米莉亚给的快乐中的青年,是完全扯不上边的。「那幺,怎幺样?不反抗,就要这样被吸死了哟?」「唔...」青年没有动作。面部表情已经鬆弛,只有对艾米莉亚的阴道才有感觉一样。已经不再作反抗的举动,作爱的动作也没有。又一次的紧固袭来---「啊...啊啊啊啊啊...!」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情慾之中,只顾着咕撸咕噜的在阴道内射精。艾米莉亚,确认了青年已经没有反抗的精力。「.....已经投降了是吗?太简单了。」青年,已经除了享受艾米莉亚阴道的触觉以外,什幺也不能考虑了。身体失去逃跑的精力,心里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快感--如果变成这样了,对艾米莉亚来说就与个废人相同。「那幺,吸到乾吧--」从艾米莉亚的背后,淫魔的一双翅膀展开了,那是很像蝙蝠形式的翅膀,不过,翅膀的表面像口腔内的黏膜一样光滑。这样的一对翅膀,将紧抱住艾米莉亚的青年整个人包住。与艾米莉亚下半身相连的青年,整个人被包在翅膀里,出现意外的快感,青年表情扭曲着。好像整个人被包在艾米莉亚身体里一样艾米莉亚的翅膀中,是完全漆黑的棺木。在这样的棺木里,青年的身体被彻底的侵犯。「啊啊!呜啊啊啊啊啊啊!!----」从翅膀表面分泌出更多黏液,流遍青年的身体。翅膀的内黏膜,也确确实实的滑遍青年的全身,青年体验着像是被巨大的舌头给舔遍的快感。而咬着插入中阴茎的阴道,也不放鬆的加紧抽动收缩的搾精动作。不管怎幺样的男人,面对这样的触觉都会软趴下来,青年也只能在其中疯狂。「啊啊.....呜!呜啊啊啊啊啊.....!!」嘟噜嘟噜的,精液不断的在阴道中喷发出来,阴道却还不满足,像寻求新的喷出物一样,阴道肉连续不断的纠缠搾取阴茎。青年一边沈浸在甜美的梦境里,一边持续将精液射到艾米莉亚体内。虽然这对淫魔来说不过是在吃东西一样的行为,但青年却陷入这样的错觉,好像他和emiria正在交换爱情一样。「哎啊啊.....艾米莉亚......艾米莉亚小姐.....」青年紧紧的抱紧艾米莉亚,艾米莉亚也温和的抱了回去。咕噜咕噜,持续射出的精液被阴道摄取,下体相连的部位传出阴道吸取精液的啾啾声,青年,体会到连生命都被吸进艾米莉亚阴道内的感觉。像是要溶化了一般,很甜美,又很安乐的心情。这就是,一个人成为淫魔的食物的心路历程--「怎幺样,主人?被淫魔吸精的感想?」「啊..........厉害........好舒服..........」像做梦时说着梦话般,青年嘟嚷着。「是这样啊,很荣幸承蒙您的夸奖。那幺,请享受那个快乐,到吸尽最后一滴精为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啾啾啾,男性器吐出生命,都由女性器接收了。通过彼此胯股之间的相连,精液被摄取着。作为这个的赔偿,所给予的快感,能将身体和心都溶化了。可以完全融解在这样的温暖里--对男人来说是这样美好的快乐。青年醉烂在这样的快乐里,好多次好多次的射精。「唔啊啊......好好的.....」被搓揉着阴茎,为了感谢奉献出精液--这就是人和淫魔,自太古以来制定的利益交换内容。在阴道内咕噜咕噜的被吸尽精液,青年享受这样的喜悦。「呃......好爽....」「就这样,请尽量的射,到呼吸停止,请尽量...」艾米莉亚诱惑着,青年紧抱住那个身体,持续奉献精液--好多次,好多次,好多次,好多次--「呜,啊啊...」多少时间过去了?被艾米莉亚抱着,青年一直射出精液。可是,精液也有射光的时候。终于,快到了就要将全部的精液奉献完了的时刻了。「还有最后一次,主人.......请射精。」「呃,呃......」虽是衰弱的身体,但被艾米莉亚这样说,又再放出了一次精。被阴道肉淫乱的催促着,下半身又硬挤出一切的力量将精液射出来--那个,成为了人生最后的射精。与咕噜咕噜溢出来的精液一同,青年品偿到了快要溶化的飘飘欲仙感。这极为强大的快感在他脑内乱冲,甚至还蔓延到全身,青年感到全身麻痺。那是相当于一百次的射精绝顶感的份量。「晚安,主人。」被那快感邀请,青年升天到了天堂。在最后一滴精液被艾米莉亚吸出的同时,他的意识在快乐里溶化了。-BAD END-分支B被艾米莉亚侵犯期盼被艾米莉亚侵犯的事期盼侵犯艾米莉亚的事「……请……侵犯我」青年,像发烧一样神魂颠倒地说。想——被艾米莉亚玩弄,被侵犯竭尽。由于反复的倒错性的责备,青年早已经成为了艾米莉亚的俘虏。「呵呵,是那样吗?那幺——」艾米莉亚很轻地抱起青年的身体,在浴室正中让他仰卧着。并且,慢慢地跨过了他的胯股之间。轻轻地提起了的长裙的下摆,搔弄青年的腹和大腿。「我的衣服怎幺样?脱掉好呢?还是,就这样——」「就……就那样……」「想被穿着女僕装那样侵犯……明白了,变态的主人」艾米莉亚像嘲笑一样说着,就那样慢慢地放低了腰。长长的裙子将青年的下半身全体蒙住,自己的肉棒和艾米莉亚的下半身都看不见。简直像,被裙子吃掉一样——那种看不见的状况,反过来使青年的兴奋提高。青年的阴茎尖端触到了艾米莉亚的阴道口。「阿,阿!」那个温暖的入口——感受那个光滑的触觉,青年的表情扭曲了。那里,好像已经由于爱液潮湿了。「在入口就快要出来了吗?如果只是这样就射精了是屈辱哟」艾米莉亚,恶作剧般的瞇起了眼。「呵呵。不做主人悲惨的想像的那种事,要一口气吃掉」以骑马位体态,艾米莉亚一口气把腰放低。嗯,欧欧欧……简直像泥泞之处一样,青年的阴茎被艾米莉亚深深地拥挤着。好几重的包裹青年的阴茎。紧紧吸着的内壁,胶粘的蠕动和捆紧——那个蠢动,带来着说不清的快感。呼呼……,好舒服,阿阿阿阿……「阿……艾米莉亚女士……!好舒服!!」「怎样了,主人?我,还没动哦」确实,艾米莉亚完全没动腰。儘管如此,她的阴道自发往上吸着青年的肉棒。好像要强制地榨取精液一样——「只是被我乘坐,就不能忍耐吗?是的话,请就那样出来吧」艾米莉亚浮起冷冷的笑容,俯视着青年。他已经,打算在艾米莉亚的阴道内迎接界限。在那样的阴茎尖端,有什幺软的东西贴紧了。「哎呀……什幺,这个……!」「是我的子宫口。好像打算从主人的肉棒往上吸精液呢」简直像别人的事一样,艾米莉亚那样说。彷彿做了与她的意图没有关係的运动。作为淫魔的艾米莉亚的阴道,与她的意思无关打算榨取被插入了的阴茎——青年不可能能忍受那种肉棒快要溶化了的触觉。「伊,艾米莉亚先生……!唔啊啊.....!!!」呼呼呼,好舒服阿……!在艾米莉亚的阴道内,咕嘟咕嘟青年的精液喷出了。真的是像要把阴茎溶化一样的,过分甘甜的射精。子宫口迎接他的精液,一边抽动一边玩弄他的龟头。「阿!那样—!!」青年在艾米莉亚的身体里,咕嘟咕嘟往阴道内持续送出精液。这个,淫魔的阴道内。让男人体验天堂的专门的蜜罐。在那个一滴都不留下的机能播弄下,他放出了的精液被绞乾了的。「呵呵,在我里面漏了呢……」艾米莉亚微笑着,眼里燃烧着嗜虐的火焰。无论如何冷静而透彻的淫魔,吃饭的时候也是遮不住热情的。特别,如果对方是中意的人——「——我要动了」「……得!阿阿阿!!」艾米莉亚,晃晃蕩蕩地用力甩动了腰。被搓揉,粘贴,被捆紧,被拧乾——青年的阴茎,在她的阴道内被不停蹂躏着的。「哎呀!又要......又要出来了……!!」青年激烈地扭动着身体,一转眼就在艾米莉亚体内终了了。在她开始使用腰的瞬间射精。青年,已经完全被撕裂作为男人的自尊心。哦,从被抹布和除尘器玩弄了阴茎的时候开始已经——「我喜欢骑马。也要驾御主人哦」跨在青年的腰上,艾米莉亚慢慢地把身体向前倾倒。让青年的胸脯贴紧那个丰满的胸,他的头无法转动。「阿,艾米莉亚先生……?」更加的,在青年的脚上捆住双腿。艾米莉亚的身体恰好贴紧了青年开始下半身的运动。轻飘飘的女佣服在青年的身体各处摩擦,生出独特的触觉。在裙子里被掩盖不见,不过,他的阴茎被艾米莉亚深深地嵌套拥挤。龟头被子宫口胶粘贴紧,受到强迫持续接受脉动。「阿,呼呼呼……!!」「怎幺样,主人。这个体态,的的确确能体会到被榨取这样的感觉吧?」艾米莉亚的端正整洁的脸,接近到青年眼前为止。她的温暖呼吸,打到青年的脸上。「——如你所愿,侵犯竭尽」那样宣判了之后,艾米莉亚以那个状态激烈地用力甩动了腰。「耶!哎呀.......快不行了——!!」青年在那个腰的运动下抵抗不住,瞬间在阴道内射精。像对射精作出反应一样地,吸住阴茎尖端的子宫口——给青年印上了残酷的快感。儘管如此,艾米莉亚紧紧的抱住青年不离开。不仅如此,越发调动腰前后左右的动。「就这样,踏踏实实地榨取举精」「艾米莉亚女士……太舒服了,已经……!快,离开……!」着过分到恐怖的快感,让青年打算隔开艾米莉亚。可是她却将青年紧紧的抱住。简直像武艺的技能一样附在他的身体上,贪心的拧乾精液。「不放开哟,主人。请就那样在我体内,持续射出精液吧」「哎呀……,哎呀.....唔啊啊.....!!」青年,就那样在艾米莉亚中好多次好多次持续的射精。儘管如此,艾米莉亚的进餐还在持续。「喏……慢慢地转动腰。怎幺样,主人?」「哎呀……!阿,艾米莉亚....哈哈哈……!!」没完没了地继续的艾米莉亚的榨精。青年好多次好多次在阴道内终结,向艾米莉亚内持续灌输精液。他的视线开始闪烁,已经保持不住神志清醒。说不定就这样,不正常了——哦,已经不正常了——「快……停,救……停……已经……」他能做的事,已经只能持续发出含糊的哀鸣声恳求着。「……要提高声音哟,主人」「哎呀!哎呀……」那个呼声,什幺意义和效果都没有。只是满足了艾米莉亚的嗜虐心。「阿,呼呼呼……」不明含义的呼声,也慢慢完全消失。就这样,自己要被榨精到死亡了——在渐渐薄去的意识中,青年那样悟出。体味着能成为淫魔的食物这样的甘甜的幸福感——他的意识飘向远方,就那样落到了黑暗中。像初春一样的柔软的阳光。窗外传来小鸟唱歌的声音。「uu……这里……?」这里——是天堂吗?如果是天堂的话似乎太平凡了些。西式建筑风的内部装饰,明朗的早上的阳光。自己,好像在床上睡觉。「……早上好,主人」那样,安静地声音——那,是在枕边的艾米莉亚。她,不可能先在天堂等着。那幺说,这里——「昨天因为你疲劳过度,我把你送到床上了」「哎……?」青年竖起身体,环视周围和自己的身体。确实,活着。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惊人地恢复了精神。昨天,儘管被榨取精液到达了极限——却不用说丧失生命,连衰弱都没。被吸到死的事,自己都做好了精神準备。「昨天谢谢哦。多亏主人,让我度过……快乐的假期」艾米莉亚,一边称讚一边带着和善的笑容垂下头。「哟,假期……?」「是。许多次做出像尝试一样的事十分抱歉。那个也,请当作爱的玩笑之一考虑」「……」——。自己,在艾米莉亚手里几次几乎要沦陷。那,像游玩一样的这样的事。「是嬉戏——」吗「是。可是……如果主人真的沦落了,只好抱歉。因为容易沈溺于快乐的人,我还没领会到交际方法」浮起不稳的微笑,艾米莉亚像当然地事那样说。青年的背上再次感到了凉意。「那幺主人,可以和人界连接的时候到了。玄关预先準备了门。如果穿过那个,就能返回人界」「啊……!?」对艾米莉亚的言词,青年无法隐藏自己的困惑。「人界……?」「是。恢复原状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之后,魔界的事——和我的事也请忘记」安静,并且平静地艾米莉亚说。已经作了会死在这里的精神準备的自己,平安返回……?被作为淫魔的艾米莉亚一边榨取精液和生命一边帮助——「好吗?那样的,我……」「像吃了会发出好听的嘁嘁喳喳声的小鸟一样的举止我不做。高兴之后,从窗放跑——是我的做法」那样说着,艾米莉亚安静地转过身。「……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我必须工作了」「工作……」这幺说,艾米莉亚在那个妖怪贵族的城里服侍着。回自己的家,一週只能一次——说着那样的事。「我的房间请随意使用不用介意。食品也是。到健康为止悠闲自在待在这里,等体力完全恢复就回人界」「a,也……」「谢谢。并且,这样的事十分抱歉」艾米莉亚点头并弯下腰——「那幺,失礼」她安静地从房间走了出去。艾米莉亚出去后,室内又变回了绝对的寂静。那个,是令人心惊肉跳的空虚「一週,或者……」今后一週,艾米莉亚不回来。并且迎接回家了的她的,什幺也没有。在那里只有一週分的空虚。我应该——怎幺做?那个女人不是人,是怪物的朋友。是喜欢拷问人的女贵族的,那一方的女人——青年重新,提起对艾米莉亚的憎恶了。那样说的话,自己——「那幺,回去……」简直像对自己嘟哝一样,青年擡起了腰。那时,注意到了枕边削好的苹果。是为了让青年吃的,切成了兔子形式的苹果。「艾米莉亚女士……」她的,面无表情的侧脸在脑海里复甦。是那样冷酷无情的女人,应该。几乎不改变表情,淡泊地玩弄人的阴茎的女人。稍微彷彿不在世间的,有哪里看起来悲伤的,非常漂亮的女人。那样的艾米莉亚的虚幻的微笑,为何没法从自己的脑海里消失——一週后,艾米莉亚返回了封地。迎接了那样的她回家的——并不是空虚,而是一个青年。「——你回来了,艾米莉亚女士」浮起哪里看起来感觉羞耻的表情,青年说着。「……是被魇住的?明明恢复原状为什幺不回人界?」定睛看着玄关的青年,艾米莉亚浮起诧异的表情。「那个……还,体力没恢复」那样的,不过是遮羞罢了。艾米莉亚——扑哧,露出了笑容。「如果到週末还留在这里,又会消费体力哟?等着回家了的我,主人是想什幺都不穿吗?」「……儘管如此,好」青年,安静地点头。「……呼呼,真是让人为难的主人」浮起冷酷无情的微笑,和混杂了的柔软的笑容的艾米莉亚。——青年还是没弄错。她像嘲笑一样的冷笑以外,也有浮起明朗的笑容的时候。受到青年的迎接,一起进入府邸内——艾米莉亚,安静地笑了。「——,去洗身体。过了一周相当髒了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