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时空狂徒 1-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时空狂徒 1-5
第一章:水尽山穷  旭日东升,和煦的阳光洒满整个城市,正是一天最好的时候。  但是与这明媚阳光相反的是,只见富华街千岛大厦十二层的落地窗前,却出现了一个满是愁云的面孔。  「老兄!我才晚了几天给你们寄钱!就要劳烦大哥你打电话找到公司来追……你知道的啦!我这儿不方便说话嘛!」  薛易一边烦躁地拽着领带,一边对着电话哀求道。  薛易暗骂自己在说蠢话,这些追债公司的吸血鬼,摆明是要骚扰你,威吓你,以达到追讨欠账的目的。  果然,只听一阵饱含阴寒之气的话由对方牙缝里借着电话线传了过来,对他恶狠狠地说道:  「我告诉你,小子!今天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下次到期时,我们会派人来上门收账。到时候要是你再没钱还……嘿嘿,两胳膊俩腿便只能留下一半,听明白了吗?!」  对方的狠话比寒冬腊月的风雪还要冰冷,而就在这时,薛易眼角一扫,发现他们公司那肥主任忽然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脸兇光朝他走了过来。  薛易见状顿时眉头一跳,心知不妙,连忙对话筒急道:  「是,是,大哥,你爱怎麽样怎麽样吧,现在我还有点事,咱下次再说吧!」  说完,薛易啪的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哼,你还有心思偷懒……」  只见肥主任冷哼一声,傲慢地移动着他赘肉堆积如山的肥胖身体,一步三摇地来到薛易的面前,把一叠文件好整以暇地往他桌上一放,阴声细气,不愠不火对他说道:  「解释一下吧,老薛,这次的错误是怎麽犯的?」  薛易闻言顿时心头一紧,硬着头皮打开眼前的文件,结果发觉自己计算出来的那些数据,有几个被他用红笔不客气地圈了出来,在雪白的纸上显得十分刺眼。  而且这还只是第一页,想来其它内页可能更是被胖主任批的体无完肤。  薛易此时感觉自己好像瞬间穿越回了学生时代,有种被老师拎着不合格试卷当着同学们的面迎头痛骂的感觉。  只不过不同的是,老师出于教育的目的骂完可能还会鼓励自己几句,可这胖主任就没这麽善良了。  薛易抿了抿嘴,低头向文件上一看,只见文件上有几句用钢笔圈了个红圈,旁还有肥主任的朱批。  只见上面写着七个小字:  「不可原谅的错误。」  七个真正的蝇头小字,跟庞主任的身材刚好形成强烈的反差。  而在小字后面,还另外还加上纠正后的数字,真是证据确凿,让薛易欲辩无从。  薛易心想:『这麽肥大的人,偏写出这麽细小的字体,可知他是个多麽心胸狭窄的人凡人都有错,自己虽然出错多了点,何须如此当着同部门的二十多名同事直斥其非,不留半点情面,分明想逼迫自己辞职。不过想起高利贷公司的那笔债,还有欠了三个月的房租……』  「对不起!主任,实在对不起,是我错了……」  薛易须忍气吞声地站起身,堆砌起满脸的假笑对胖主任说道:「……这个我再重新做过吧!这次保证不会再错的了!」  「对不起,老薛,没有下一次了……」  肥主任闻言扶了扶快跌下来的眼镜,两眼一瞇,一边拿起薛易犯错的证据,一边望着他冷笑道:  「……嘿嘿,薛易先生,我现在正式通知你,由此刻起,你再也不是我们千岛企业的员工了。若不满意,可向工会投诉。 」  说完,不理变得脸如死灰的薛易,转身便往办公室外走了回去,可刚走了三四步,忽然又转过头来,对他微笑道:  「对了,薛易先生,我忘了告诉你,三天前工会通知公司说他们已经把你开除了,原因是你已经两个月没有缴交会费了,哈哈哈……」  说完,胖主任得意大笑起来, 而办公室内的其他同事则纷纷转过头去,不忍看薛易的窘相。  「啊呦~好像刚刚有个吃白饭的窝囊废终于把饭碗砸了。」  整个房间内,只有平时自称胖主任心腹,好狗仗人势,作威作福的小郑对薛易阴阳怪气地嘀咕道。  一听小郑火上浇油的话,薛易顿时怒火上涌,对着即将离去的胖主任背影大喝道:  「站住!我为公司打拼了二十年,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嘿嘿,我们当然可以,因为公司的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肥主任闻言冷笑一声,移转肥体,两手交叉护在胸前,对着薛易有恃无恐傲然道:  「薛易先生,我劝你立刻老老实实地离开公司!否则的话……」  「哒、哒、哒……」  胖主任话犹未落,只听一阵急促脚步声在办公室门口处轰然响起,转眼间,只见四名身形魁梧的保安杀气腾腾地涌了进来。  「哈哈,薛先生,你现在就可以去会计部结一下你这个月的工资,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一时沖动对我动什麽手脚,否则我这身西服凭你这一个月的工资可赔不起,哈哈哈——!」  见到气势完全压制住了薛易,胖主任顿时毫无顾忌地打大笑了起来。  「你——!」  面对无情的嘲讽,薛易刚想发作,可是看了看他旁边那四个粗壮的保安,又不得不把火压了回去。  「主任……俗话说做人办事要留三分情面,今天你如此当众羞辱我,就不怕我有一天死灰複燃,飞到你头上吗?」  薛易望着胖主任冷然道。  「什麽?飞?就凭你?哈哈哈——!」  一听薛易这麽说,胖主任顿时仰天大笑,望着薛易高声嘲笑道:「……薛易!你真当你是自己个鸟啊!告诉你,就算你将来真变成一只鸟,老子也能一枪把它打下来!」  肥主任想整薛易这个恃才傲物的金融高材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今得势当然要不饶人,只见他眉头一皱,对着薛易冷笑道:「……还楞着干什麽?!你这个鸟人,还不叼着你那堆破烂滚蛋——!」  胖主任下流的叫骂声响彻整个办公楼,办公室内的其他人顿时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用眼睛偷瞄着被气得浑身僵硬的薛易。  「唉……可怜吶,一个大好青年竟然被个女人害到这种地步。」  「嗯?老郑,你是说薛易娶的那个拜金老婆吗?」  「对啊,老郑,我听说薛易那个老婆叫什麽若灿,卷了他的钱跟一个大老板跑了,是真的吗?」  听到周围人的悄声议论,那个让他魂牵梦绕,同时又让他心神俱碎的倩影便再次涌入他的脑海……  薛易觉得这里他是真的不能再待了。  「那些东西不用收拾了,全给丢到垃圾桶里去吧!」  说完,薛易一咬牙,义无反顾地昂然穿过警卫,推开大门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第二章:受尽屈辱  烈日当空,正是晌午时分,千岛集团街对面的快餐店里人头攒动。  透过午休用餐的人群,只见在快餐店的角落里,薛易头也不擡地将一碗炒面往自己的嘴里扒拉。  而在他对面,则坐着个西装男,正一边叼着烟卷,一边满面愁容地望着眼前的薛易。  「唉~你小子呀,还是太沖动……」  薛易的发小谢俊弹了弹手中的烟灰,望着眼前满脸郁闷薛易哀叹道:「……你说你小子怎麽能就一走了之了呢?不管那死胖子说什麽,你就应该死死地赖在那里才对!这样一来,就算工会把你除名了,但你毕竟还在劳动合同期内嘛,他们要是敢硬辞,最起码你还能拿一笔违约金。现在可倒好,你就这麽拍拍屁股走人了,你知道吗?你这叫自动离职!一分钱都拿不到,你说你图什麽?」  「那我也不想听那头猪在那放屁——!」  薛易闻言立刻吐出口中的面条,猛地擡起头对谢俊急火攻心地大吼道:「老子我有手有脚!又是名牌财经大学的毕业的高材生,难道离了那个狗窝老子就会饿死吗——?!」  「好、好、好、你是高材生!你是社会精英!你厉害行了吧……」  谢俊见状连忙安慰了薛易几句,待到他好不容易心情平複了,才语重心长地跟他低声道:「……不过兄弟啊,你也要认清现实啊,你今年快三十五了吧,一个中年失业大叔,身后还背着一屁股债,哪有那麽好找工作的?而且要是让那些追债的知道你失业没钱了,估计会把你绑回去解刨卖器官,到时候你还不如饿死呢!」  「你——!」  听到谢俊这麽说,薛易顿时火上眉头,可一看眼前谢俊那同样担忧的表情,顿时没了脾气,坐回座位哀叹道:「唉……你说我薛易怎麽就混到这部田地了呢?」  「哼,那怨谁啊,还不都怪你娶了个败家老婆,要是我……啊!她来了——!」  正当谢俊準备再说薛易两句的时候,只见他忽然眼睛一亮,望着薛易身后惊叫了起来。  薛易闻言回头一望,只见一群打扮入时的上班族女郎闹哄哄地拥了入来。  而其中最亮眼的一位,是个俏脸如花,体态动人的黄衣美人。只见她一走进饭店,便立刻吸引了店内所有男人的目光。  「又来了,每次她一出现你小子就丢魂……」  薛易嘴角一撇,转头拿筷子敲了一下眼前看直眼了的谢俊,低声道:「餵!小子,你天天这麽呆看着有什麽用啊?!有没有试过上去跟她搭讪啊?」  「你懂个屁!我这叫精神恋爱!」  谢俊怼了薛易一句,接着解释道:「嘿嘿,我只要在一旁看看她便心满意足了,不必非得把她追到手。」  「唉,哥们,还是你意誌坚定,当初要是我有你一半的定力,也不会落到如今这部田地。」  薛易摇头叹了一口气,自嘲道——  是啊,当初自己就是被倪若灿的美色所迷惑,才会为了那种女人把自己的棺材本都给搭了进去,现在想想,真的是太傻了。  对面的谢俊看出了薛易的心事,于是开口道:「怎麽?嫂子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有个屁的消息——!」  一听谢俊这麽问,薛易顿时激动起来,把筷子往桌上一摔,大怒道:「家里没人!打电话也不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个大活人就这麽消失了!妈的!你说,老子做哪一件事不是为了讨她欢心?!她认为打工没有出息,想去做生意,结果搞的你和我大姊的积蓄都给赔进去了。后来她又想去当明星,我砸锅卖铁借高利贷替她运营!可结果呢!就在我最需要精神上的支持时,她竟一声不响走了!除了半瓶安眠药外,连双拖鞋都没给我留下来,好像认为我除了自杀外,再不应做任何其他事一样!」  薛易的愈来愈激动,高喊声盖过了附近几桌的交谈声,立刻引得周围人对他行注目礼。  而其中就包括正排队买餐票的那位,谢俊暗恋的黄衣美人。  只见那位黄衣美人转过她那张白嫩无瑕的俏脸,回眸望向了薛易这边,顿时把谢俊迷得晕头转向。  「你说话小点声——!」  谢俊一把拦住了激动的薛易,转头看了看那黄衣美人。  只见那美人只是望着他们嫣然一笑,接着便把头又转了过去。  谢俊见美人脸上没有显出厌烦的神色,顿时松了一口气,转头地薛易叹道:「唉~我说哥们,你原来不是很洒脱麽?我记得咱们上高二我第一次失恋时,你不是告诉我,女孩子就像蝴蝶,要飞就让她飞吧!最要紧是立即去捕捉另一只凑数,为何现在落到你自己身上却失控到如此田地?」  薛易此时还在偷瞄着远处那黄衣美人的修长雪腿流口水,闻言回过头来皱眉道:「你可算了吧,高二那女生是为了让你帮他抄暑假作业才跟你混了两天,你那根本不算恋爱,何来失恋?」  「你小子都混成这样了能不能积点口德?」  被揭穿真相的谢俊闻言顿时老脸一红,对他低声骂道。  「唉~大哥这是为你好……」  薛易舔了舔舌头上的油渍,老气横秋地说道:「小俊啊~你今年也三十有三了吧,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说你将来……唉!算了,我没资格说你,其实我比你更没用,娶了老婆也飞了,最起码你现在没有焦头烂额!」  「哼……你还有脸说。」  谢俊闻言低头看了看表,说道:「那个,哥们,我要回公司了,你快回家休息吧!看你那对眼睛,已经被红筋给彻底征服了,昨晚喝了一瓶还是两瓶老白?」  老白就是他们两人对白兰地的尊称。  「不知道,喝断片记不清了……」  薛易随口答了一句,接着也跟着站起来。  「哥们,我现在手头也不宽裕,只有这点钱,要不你先拿去应应急……」  说着,谢俊便探手伸入往西装上衣里。  但还没等他掏出来,薛易便伸手制止住了他——  「不用!那死胖子给我结的我一个月工资还应付得来!」  「啧……哥们,你说你在自己兄弟面前逞什麽强啊?!」  谢俊闻言皱眉道。  「真不用!你小子上班去吧!我回去睡个回笼觉!往好处想,起码从今天起再没人拿迟到当理由骂训我了……」  说完,薛易挥强撑笑脸对着谢俊摇了摇手,推开快餐店的门,朝着阳光漫天,似乎绝不属于他的大街走去,转眼间便没入人流里。  而谢俊则坐在快餐店内,看着薛易远去的高挺背影,心头一阵感触——  「唉……大哥他外型不俗,人品也好,头脑精明,想像力也不错,可是却被一个只可共富贵,不可共患难的漂亮老婆害成这样一个变成全无斗誌,自暴自弃的颓废。  可见娶妻求淑女,内在美才是最重要。」  想到这,只见谢俊眼珠一转,转头望向对面位正在用餐的黄衣美人。  「嘿! 不过假如娶得「她」,就算第二天早上便给她抛弃了亦是心甘情愿……」  就在这时,谢俊发现那黄衣美女正扭转头向窗外望去,似乎也在偷瞄远处的薛易。  谢俊见状,心头登时升起了异样的感觉……     ***    ***    ***    ***  街道上阳光明媚,但薛易仿佛一个感受不到温暖的僵尸般在拥挤的街上漫无目地地踏着步。  其时他心情沈重恶劣,只是不想让好友担心,才强颜欢笑。 此刻大街上一片热闹,他却感觉像在空无一物的沙漠里踽踽而行一样。  这的确是他目前环境的精确写照。  薛易其实并不真的怪肥主任辞退他,因为他知道确实是自己做错了事。  他怪的,只是对方蓄意当众羞辱他,这对心高气傲的他来说尤其感觉难以容忍。  前世的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麽孽啊?怎麽会这麽倒霉——  十岁时,自己的父亲在一次工业意外中惨死,接着是母亲,只留下他和年长十二岁的姊姊相依为命。  这世上若说还有人尚待他好,就是大姊和谢俊,其他人嘛?  唉~不提也罢。  薛易其实不想负累任何人。 他之所借下那笔高利贷,除了帮助倪若灿出道当明星,更重要的原因是要借钱还给他大姐。  薛易的大姐是个老实人,自从借给自己的钱打了水漂,便天天被看不起薛易的那个姐夫冷眼责难。  薛易觉得就算自己给人逼得去跳楼,他也绝不想再增添她和姊夫间的不和。  不行!薛易!你要振作!只要你能东山再起,别人就会对你刮目相看,若灿也会重投回到你的的怀抱。  正当薛易迷迷糊糊地瞎捉摸的时候,只见他已经回到了自己居住那幢大厦的入口处。  「吱呀——!」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剎车响起。只见一辆银白色的礼宾奔驰忽然从斜角里窜出,猛地停在了他的身边。  紧接着,只见车门拉开,两名健硕的大汉从里面敏捷地跳了出来,左右一架,拉着薛易就往车里面塞——  「等一下!你们要干什麽?!救命啊!绑架……啊呜!」  薛易刚想大喊,可转瞬间便被大汉捂住了嘴巴一把塞进了车内,而后两个保镖一左一右把他夹在车子的后座里,一动都不能动。  「呜呜呜……呜——?!」  虽然被壮汉捂住嘴巴无法呼救,但求生的欲望还是迫使薛易拼命挣扎。  可就在这时,他擡头望前一看,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在他面前的车坐上坐着一个身穿西服,肥头大耳的胖男人。  虽然这个胖男人上身西服笔挺,但是他的西裤却连着内裤一起被退到了脚边。  更让薛易惊讶的是,此刻,只见一个身穿蓝色吊带连衣裙,身材曼妙的女郎正趴在他的胯间,用自己的小嘴吞咽吸吮着他的阳具。  虽然蓝衣女郎散下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颊,以至于薛易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但是从他那玲珑曼妙的腰肢以及连衣裙下露出的修长雪白的美腿,还是能看出,这应该是一位绝色美人。  可惜的是,如此曼妙绝伦的美人,此刻却趴在个如猪一般的男人胯间,做着这种不堪入目的事情。  「嗯,很好,宝贝,你的口技有进步,继续……」  胖男人对着胯间的蓝衣美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伸出手,毫不客气地一把撩起眼前蓝衣美女的蓝色连衣裙下摆,然后一边揉捏把玩着她雪白的臀肉,一边对眼前的薛易嘿嘿一笑,说道:「嘿嘿,薛先生,不要惊慌,我们不会害你的性命……今天把你请过来呢,是想请你帮我们办件事情。」  「办、办事?办什麽事?」  望着眼前诡异的一切,薛易不无惊慌地说道。  「嘿嘿,很简单,那就是请你把这份离婚协议书签了……」  说到这,只见胖男人挥了挥手,旁边的保镖立刻将一份文件递给了薛易。  薛易楞然地接过文件打开一看,只见正中央写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字。  而在字体的下方,则贴着一副娥眉黛目,眼含春色的美人照片。  「若灿——!」  见到这个女人,薛易顿时惊叫了起来。  没错,这张离婚协议书上的女人,正是他失蹤多日的妻子——倪若灿!  「呵呵,没错,薛先生,我们就是受你夫人的委托,来办你跟她的离婚事宜的,你先看看文件,要是没什麽问题的话,就在上面签个字吧……」  胖男人刚说完,旁边的保镖立刻又给薛易递上一只钢笔。  「不!这不可能是若灿的意思!这个字我不签,我要见她!」  薛易难以置信地一把拍掉钢笔,对着胖男人激烈的大吼道。  「呵呵,你错了,这就是你夫人的意思……」  胖男人闻言不屑地一笑,然后张手用力在蓝衣美人的粉白翘臀上拍了一下,对着她淫笑道:「……你说是不是啊,薛夫人?」  「没错,阿易,这就是我的意思……」  随着一声悦耳的女声,只见那蓝衣美人缓缓地从胖男人胯间擡起头来,拉起垂下的秀发往耳边一挂,露出一张让薛易既熟悉又魂牵梦绕的俏脸来。  「若灿?!是你!你怎麽?!」  看见从刚才一直在给眼前胖男人口交的竟然是自己的妻子倪若灿,薛易顿时感觉既屈辱又愤怒,一股热血仿佛要从自己的头顶炸裂开来。  「呵呵,阿易,你先不要生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倪若灿似乎对薛易的愤怒毫不在意,只见她放蕩地伸舌舔了舔嘴边胖男人留下的精斑,然后伸出雪白的小手,一边当着薛易的面轻轻撸动胖男人那粗硬骯脏的阳具,一边对他嫣然一笑道:「阿易,这位是魏海,魏先生。他是东影集团的CEO兼首席制片人,他说要捧我做大明星呢!」  「东影集团?」  一听这个名字,薛易心下一惊,立刻便知道了眼前这个胖男人是什麽来路了。  虽然薛易没在影视行干过,但却是个业余影迷,平常看电影之余也对影视圈的事情非常感兴趣。  他知道,这个东影集团是目前国家最大的影视文化集团,没有之一。  每年的发行的电影产值上百亿,被称为东方好莱坞,麾下的明星,知名制片人成千上万。  而这个魏海就是一手缔造起这个影视帝国的最强制片人,是整个影视娱乐圈说一不二的大佬。  薛易的老板曾带他找到这位魏大老板的别墅求见他,想向他求投资,结果却连别墅的铁门都没进去,就被门卫放狗给赶了出来。  最重要的是,有传闻说,这个魏海年轻时还是个杀人越货的狠角色,在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是个自己这样的草根阶层平常绝不敢惹,也绝不会想惹的人物。  可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种情况下碰了头,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呵呵,很好,看来你知道我是谁了,那问题就简单了……」  看见眼前薛易的脸上露出惊慌的眼神,魏海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一边伸手毫不客气地在身旁倪若灿那雪白的大腿上揉捏,一边对她冷然道:「餵!你这蕩妇说话就说话,但手里的活可别停!老子的鸡巴已经够硬了!还不快自己坐上来用你下面那个嘴套弄它?还是说你不好意思在你老公面前做这种事?」  「嘻嘻,魏先生,你看你说的哪里话!你是『典狱长』嘛。只要你下命令,别说当着我老公的面操我,就是当着我父母的面操我都没问题……」  说到这,只见倪若灿放蕩地一笑,微微站起娇躯,然后毫不犹豫地一把将自己的裙摆拉了起来。  于是剎那间,倪若灿那雪白的下体便顿时无遮无拦地露了出来。  「啊!那是……?!」  就在倪若灿露出下体的一瞬间,薛易发现她那粉嫩的阴唇上赫然串着一个鉆石阴蒂环,正在他眼前刺眼地闪耀着。  「嘻嘻,怎麽样?阿易,很漂亮吧,这鉆石阴蒂环可是是魏先生送我的生日礼物,是由戴尔比斯的顶级鉆戒打造的,是只有他最喜欢的性奴才配拥有的东西。」  倪若灿边说边放蕩地向着薛易分开了自己那双雪白的美腿,毫不羞耻地向他炫耀自己阴唇上的鉆石。  「什麽?!性奴?哼!倪若灿,你为了当明星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不做良家妇女而去做婊子,你还知不知道羞耻!」  望着眼前仿佛变了个人般的前妻,薛易既屈辱又恼怒地大骂道。  「呸!我早就告诉过你!我是个宁做凤尾,不做鸡头的女人!只要能让我成明星!让我干什麽都行——!说到底,还是你这个男人太没用——!」  倪若灿不屑怼了薛易一句,接着转头分开她那双雪白的美腿坐到了魏海的跨上,然后扶着他那根粗硬的阳具对準了自己那粉嫩的肛门噗嗤一声坐了下去。  「啊,老板,你的阳具真硬……」  只见在魏海阳具进入倪若灿肛门的瞬间,她顿时花枝乱颤地蕩叫了起来。  「什麽?若灿,你竟然让他玩弄你的……」  望着眼前的老婆竟然主动让魏海用阳具抽插自己的肛门,薛易顿时又惊又怒地大喊了起来。  而魏海望着眼前薛易那震惊的表情,也咧嘴一笑,将跨上的倪若灿抱在怀里,一把拉下她的胸衣肩带,然后伸手一边揉捏把玩着倪若灿那对从衣襟中弹出的雪白乳房,一边望着薛易挑衅道:「呼……太爽了,嘻嘻,怎麽!薛先生,看你这惊讶的表情,难道你从来没像我这样,用阳具抽插玩弄过你老婆的肛门吗?」  「呼……嘻嘻,当然没有,魏先生,我这麽漂亮的身体怎麽可能会让这种没出息的男人随便碰,以前他想跟我同床可都是需要提前申请的,更别提玩什麽变态的性游戏了,不过对于『典狱长』你嘛……」  倪若灿闻言一边继续癡缠放蕩地用自己的肛门套弄魏海的阳具,一边跟他耳语道:「……嘻嘻,魏先生,我就是你的性玩具,我这身子上所有的肉洞你想插哪里就插哪里,只要你开心,插烂了都没关系!」  「哈哈哈!宝贝!你真太乖了!」  魏海闻言大笑一声,一把掰过倪若灿雪白的上身,张嘴在她白嫩的乳房上用力咬了一口,然后捏着倪若灿那带着红色咬痕的乳房向薛易挑衅道:  「嘿嘿……看到没,薛先生,你还真是娶了个善解人意的老婆啊!啊哈哈哈!」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我要宰了你们——!」  薛易受到了男人所能够受到的最大侮辱,大吼一声跳起来便想跟眼前的狗男女拼命。  「噗——!」  可还没等薛易站起身来,便见旁边的保镖一个肘击打中了薛易的肚子,瞬间便将他打的直不起腰来。  只见左边的保镖冷哼一声,对着右边的保镖说道:「阿鬼,看来这位薛先生好像还不知道咱们老板是什麽人,那咱们今天就让他认识认识!」  「好——!」  右边的保镖一声应承,二人立刻挥起沙包大的拳头,劈里啪啦地便照着中间薛易打去。  「啊!哇!啊!哇——!」  「好!打得好!在我把精液射进这蕩妇体内之前你们不许停——!」  听到薛易的哀嚎声,魏海顿时更感兴奋,只见他一边抱着怀中的倪若灿将自己的阳具拼命在她肛门内抽插进出,一边兴奋地下令道。  「啪、啪、啪、啪……」  只见车厢内魏海用下体拍击倪若灿翘臀的声音与两个保镖捶打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既诡异又淫糜的交响乐。  「呼……奶奶的,我要射了!」  不一会儿,随着魏海一声兴奋的高喊,只见他用力地捏住倪若灿那粉嫩雪白的乳房,将阳具猛地向她的肛门里插去。  「啊——!」  紧接着,随着倪若灿娇躯一颤,一股粘稠花白的精液便顺着她的肛门与魏海阳具的交合处流了出来。  「咳!咳!咳!咳!……」  这时,奔驰车忽然猛地停了下来,被打的口吐鲜血的薛易被他们一把推出了车外,瞬间瘫在了地上。  而后,只见车门内的保镖探出头来,将那份离婚协议书一把甩在了瘫倒在地的薛易身上,对他大吼道:「我们老板说了,你欠的那些高利贷他已经替你还了!倪小姐从此不欠你什麽了!告诉你,限你今天晚上把这份离婚协议签了,明天这个时候我们会来拿!要是明天你还没签,哼哼,我们就把你扔进海里餵鱼!」  「呵呵,典狱长,您感觉怎麽样?在一个男人面前奸淫她的老婆,这让你很兴奋吗?」  倪若灿不理车外遍体鳞伤的薛易,赤裸着雪白的娇躯谦卑地单膝跪在魏海的面前,一边张嘴将他的阳具含在嘴里帮他清理上面的精液,一边癡缠地擡眼向他嫣然道。  「哈哈,真是太爽了!宝贝,你真是天生的尤物!  你们两个干的不错!这个淫娃现在就赏给你们了!想怎麽奸淫玩弄她就随你们便吧!」  「哈哈——!谢谢老板!」  一听魏海这麽说,两个保镖顿时两眼放光,二话不说立刻上前将近乎赤裸的倪若灿从车座上抱了起来,开始肆意揉捏玩弄她雪白的胴体。  「哈哈,典狱长,你还真是会玩弄奴家呢……啊呜。」  倪若灿的话还没说完,她的樱桃小嘴便被一个保镖吻住了,接着车门一拉,一群人便蕩笑着扬长而去,身后只留下伤痕累累的薛易躺在地上茍延残喘……